文扬:印度印象之一——“活着”的赤贫阶级

׷Ʊ

2018-06-12

עעԴ³ߵƷתýͬ۵ͶʵԸ³ѶΪȺṩȫλѶ

̫ڴ󷹹ҲС͹ҲǽֱߵС̯Ҳ文扬:印度印象之一——“活着”的赤贫阶级

1850ս񣨽Ӱӣ1930飨Ӱף1933ߣӣ1932߻㽭ӣ1933ӣ1933֮ٵݣӣ1934ӣ1935ë죨ӣ1933ɸսӣӣ1934ʤɽӣ1934ɵ֮սףĴӣ1935ʤӣ2010ӣ1940ȰؼңճУӰ1820ϱţף2015ȡɽ2015棨ף2250ϲţף1930Ŵ󼪣ף2100˵Щ¶Ӱӣ2110һվףӣ2218ԵգĿб䶯ԲΪ׼»10մϤȫṤְҵˮƽ2008ʵʩͨȡṤְҵʸ֤

רѣûҶᡡ­ѺϲĤһԷһ޳ﲻͬΪĤĤˮĤ­ȱ­ᆳȱ­޳̥ڷԭʼ񾭹ͷ˱պϲȫӰ­ĤԵķ͵ĿǰΪ񾭹ܱպϲȫؽ϶Ҷǹϵ²

ζ»ھӪͬβƷзȫƽ֤ÿͷһչһ֤ԴΪ»ͭҤγ˵ӷƷӰԭʼ̾ӴƸ

当然这里不能代表印度全部,国际媒体上关于印度经济起飞和富裕繁荣的报道充斥版面,孟买在世界最富城市排行榜上名列第12,繁荣指标甚至超过巴黎和法兰克福。但是任何一个亲历西孟加拉邦北上旅程的游客,都难以将这里与现代化的成功联系起来?如果仅看基础设施,以印度铁路系统的当前现状为起点,再以中国目前高铁的发展水平为目标,尽管差距巨大,但比照中国的经验,短时间内完成跨越式的升级换代,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比如说,五年之后再来,现代化的新车站、新列车,完全旧貌换新颜,也不是根本不可想象之事,因为中国就到处上演这样的故事?可是如果再看其他方面,了解到更多的情况,这种期望又会随时烟消云散。最核心的问题是:经济发展和改革的速度,如何赶上并超过消化赤贫阶级的速度此次印度之行的第一站是加尔各答,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印度最早的殖民地,也是印度200多年西方化历程的起点。但是没人会指望在这里见到一个南亚的上海或广州。在市区内穿行了大半天之后,即形成了一个卡通画面:一个体积庞大的赤贫阶级群体,压在这座城市陈旧不堪的基础设施之上,令其摇摇欲坠上个世纪80年代,当邓小平说发展才是硬道理时,其实也道破了世界各国现代化发展的一个铁律:在基本解决了吃饭问题之后,城市化就是必然趋势,无论怎样都要发生,那么,城市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就必须要赶上人口膨胀的速度,否则将是灾难?而很多印度城市给人的视觉冲击就是:来不及了,人口的洪水漫过了城市基础设施的堤坝,灾难已成现实位于加尔各答市中心的维多利亚纪念馆,一直忠实记录着这座著名城市的历史。沿着穿城而过的胡格利河,一座英国维多利亚风格的岸边新城当年曾拔地而起。馆里陈列的众多画作,从不同角度描绘了那时的景象,在中国人的眼里,像极了20世纪初中国的上海外滩然而今天的加尔各答,却见不到上海的新外滩和陆家嘴,大部分城区的面貌,仍是肮脏、破旧、贫穷、落后。对比来看,上海用了一百年的时间,完成了整个城市的大建设和大转型,今天甚至超越了西方的现代化水平。而加尔各答,显然没有从当时的起点开始一直迈步前进,在赶走了殖民者之后,它在很大程度上退回到了原来的印度社会,一个固守其杂乱传统的林立社会,一个难以形成共同历史意识的分裂社会从比哈尔邦继续向北进入北方邦,贫困落后景象有增无减,在农村地区,仅凭目测即可看出人均占有资源处在一个多么低的水平上。在某个小村子里转了一圈,好像进入了某个考古现场,几乎看不到现代商品经济的痕迹,政府出钱修建的压水机成为全村唯一显著的工业设施以恒河崇拜著称的瓦拉纳西,虽然是北方邦的主要城市之一,但整个感觉这里连基本的社会秩序都处在崩溃状态。街道上各种机动车辆和非机动车辆和行人和行牛和行狗,各自以厘米级的间距交错穿行,喇叭声喧叫声震耳欲聋。除了恒河之外,乞丐、垃圾、道路泥坑和建筑废墟构成了该城的主要景观在中国,政府的目标叫做“消灭贫困人口”,作为一个阶级的赤贫人群,处在被清除被消化的状态。虽然在很多边远地区还能看到,但已经不是国民的主体部分,总的来说,是一个“濒死”之物?而在印度看到的这个巨大的、“活着”、自在的赤贫阶级,与即将在几年之内彻底消灭绝对贫困的今日中国,构成了一个鲜明反差?至于印度庞大的赤贫阶级为什么能够长期安然存在,甚至安于现状,则是印度的另一个“不可思议”之处。下一篇“印度印象之二”将尝试做一解释?